佞臣 十三章

魏将军府,几个仆人干完手头上的事聚在一起聊闲天,其中一个新来的起了个话头“听说这座府邸原来是前朝贪官寥尚的是真的么”

另一个切了一声“你刚来的不知道,这还用听说吗,这个大贪官贪赃枉法,听说当初抄家的时候,查出了好多名人字画古玩玉器什么的”

另一个迎合着“对对,我也听说了,不过我从我表弟的令居的二姑妈的外甥那听说,他当初就在府里做过,这个姓寥的有个密室,宝物全藏在那了,抄家时根本没找到,我想里面一定有很多没运走的财务”年纪偏小的惊奇着“真的么,那我们可要···可要好好收拾各间屋子才行”

看到走进的魏本缨,下人赶紧改口,问候一声就要各自散开,却被叫住...

佞臣 第十二章

苏珩慢慢坐起身,一旁搂着他的元凌感觉到他的动作睁开眼睛“你去哪儿”苏珩声音淡淡的有些许的嘶哑“臣去清洗一下,皇上也该回宫了”元凌看着身子还泛着粉嫩的苏珩慢条斯理的穿衣服

两腿间还能看到有些干涸的乳白液体,竟然有些脸红,心里嘲笑了自己一番“朕今晚不走了,想让你多陪陪朕”苏珩穿好奶白色的安稳内衫,轻轻的应了一声“那臣让人去准备些宵夜,皇上先可以再躺一会儿”

苏珩出了房门,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守在不远处的莫尚卿,莫尚卿听到有人出来,赶紧来到苏珩身边,将外衣披在他身上“夜晚天气这么冷,你怎么穿这么少就出来了,着了凉怎么办”苏珩看着关心自己的脸摇摇头“无妨,我只是想去梳理一下,很快的”

莫尚卿自然知晓...

一个小梗 双生爱

最近被几部剧还有一个旧新闻所影响下,引发的脑洞,不过应为本人不会写破案悬疑的,所以就只写脑洞好了,如果哪个小伙伴对破案之类的有兴趣,可以拿去写着玩儿哦

异卵双胞胎在受孕时存在两个卵子分别和两个精子结合,然后分别发育成两个独立的个体,长大后差异比较大,并且可以为同性也可以为异性。由两个(或多个)卵细胞同时或相继与两个(或多个)不同的精子结合发育而成。

他们在发育过程中有各自独立的胎膜、胎盘和脐带。异卵性则是因为母亲的卵巢同时排出两个卵子,并且分别受精成胎

前面是都知道的科普,脑洞开始:明明是双胞兄弟,只因为出生只相差一分钟,命运却完全走向了两个不同的端点

陵家爸妈,刚刚得到两个儿子,本是...

佞臣 第十一章

苏珩在京督卫一夜未归,家里的下人倒没有什么想法,还吃吃该喝喝的,坚信自己的大人一定会没事

门子看到苏珩回来,赶紧问候,下人们好像闻到蜜糖的峰子,一溜烟的全部出来迎接,就差献花了

苏珩心情不佳,脸色也有些发白,不复往日的和善面容,管家莫尚卿莫先生开口“你们都先下去,给大人准备热水和吃的”

 下人们听了指令,低头行礼,然后迅速散开不见了“大人您先去休息,不会有人打扰”

 苏珩回了房,闭上眼睛,轻轻呼出口气,紧绷的的神经得到了一丝放松,苏珩走到桌前,给自己到了杯茶

茶水还是温热的,看来刚刚沏好不久,苏珩不喜生冷,所以热茶热水有专人来负责,自己坐牢了,还有人这般细心

薄...

佞臣 第十章

 温殊庭是元凌的老师,也是他的忘年交,学富五车却不外露,沉稳闲散,又有点爱多管闲事,是元凌的智囊

想来当初收兵歧义,最终隆登大宝,最功不可没的就属温殊庭了,温殊庭对做官没什么兴趣,但还是论功行赏,被元凌封为温庭侯,闲散却又身居高位的官

元凌见到温殊庭赶紧上前去迎,温殊庭虽是中年,但却神采奕奕,仍未娶妻,有着一对精明的闪亮眸子,白净的皮肤有些微瘦

鼻子下面一道小胡子,看上去很是稳重干净,声音清脆的就像吃了颗刚摘下来的冬枣“臣温殊庭参见···”

还没等他拘礼,就被元凌扶住了手“你们先下去吧”元凌对身边的宫人道,曹公公听闻,便带着一众宫人出...

佞臣 第九章

  苏珩的起床气真的不容小觑,发力之快狠准,若不是魏本缨多年习武,他那条要去掀被子的手臂恐怕就没了,但手腕处还是被隔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

魏本缨拔出腰间的刀就要动手,却被京都尉拦住了“将军息怒啊,下管看还是让苏大人换上衣服在说,同朝为官,别伤了和气”

苏珩那双眸子犹如盯住猎物的猎鹰,看得出他的怒火不比被他伤到的魏本缨小,魏本缨咬牙切齿“将军,下官找人给您包扎,请吧”

苏珩看着那些人退了出去,并将门轻轻的关上,这才下了床,脸上平静如水心里却有了计较,一身官服的苏珩踏出门槛,魏本缨黑着一张脸,如同暴风雨前兆,瞪着犹如铜铃的眼睛

苏珩脸色平静如水,但越是这样,越是让人觉得不...

佞臣 第八章

苏珩看着熟睡的元凌,将一颗药丸放入了元凌的口中,眼神冷冷的下了床,元凌昨晚从温柔变得疯狂,难免弄伤苏珩,不过这点痛苏珩还不放在心上,苏珩刚出来,几个伙计打扮的人便出现了“主子”

苏珩嗯了一声“你们看好里面的人,他吃了药一时三刻还醒不了,若是我不能及时回来,你们就说没看到我离开,知道了吗”几名伙计应了声是,便目送苏珩离开了浴池,苏珩左拐右拐的来到了西城

天刚蒙蒙亮,更夫回了家,倒夜香的也都完成了工作,所以大街上空无一人,苏珩来到药铺,药铺的里的人操着一口南方口音,不耐烦的开门“呐个sui yin大清早hao门啊,dang xiao yin 发梦(哪个混蛋大清早的敲门,打扰人睡觉)”见到苏珩,...

佞臣 第七章

元凌这边收到捷报,东南地区的反贼,除了四名首领,共收编八千余人,元凌喜不自禁的说了句好字

公公在旁笑道“皇上,王将军可是有好消息传来”元凌嗯了一声“不错,朕果真没看错人,王毅确实第一战将”

元凌起身踱出了桌案,想了想开口道“给朕换衣,朕要出宫一趟”元凌此刻最想分享喜悦之人,恐怕就是苏珩了

他要让苏珩知道,这个江山自己会做的很稳,他的百姓,会过得比以前更好,元凌未带一人秘密出宫

苏珩这箱正在查看账本,听着近来京城内外发生的新奇事,却听外面传来阵阵哭声,苏珩舔了舔薄唇“我说月儿,怎么每次到你这来,都要发生些事呢”

眼前的粉衣姑娘莞尔一笑“恐是这老天怕主子您闷的慌,特搞些事情出来,让主子您...

佞臣 第六章

新皇大婚普天同庆,停朝三日给众臣放个小假,苏珩这个闲散的官也终于可以不用上朝,听大臣们“念经说道”一觉睡到日上三竿,好不轻松安逸,他这边睡得安逸,可都城内就没那么平静了

新皇大婚第二日便发生命案,巡城将领魏本缨最先得到消息,立刻通知京都尉,联合调查此案“将军,仵作已经验过,此人死于剧毒,身边的老鼠和虫蚁,应该是闻到血腥味过来觅食,才会一死了一地,且死者身上还有两定发黑的银子,下官判断,此人应该是被杀人灭口”

魏本缨皱了皱眉头“此处离哪座府邸最近”京都尉想了想“离得近的有几家,分别是郑大人府邸,丞相爷府邸,还有苏大人府邸,剩下的就是几家商人府邸”

听到苏大人,魏本缨眯了眯眼睛“苏大人,哪个...

佞臣 第五章

元凌大婚,却没有多少高兴可言,酒足饭饱,拉着司乐大人苏珩,径直回了自己的寝宫

拜贺的大臣看在眼里,敢怒不敢言,只道那奸佞之臣,不知耍了什么手段,竟迷大婚的皇上,不去合欢

一旁的公公也不敢明说,只能轻声询问“皇上,今晚是先到哪位贵人处就寝,奴才也好去通告”元凌摆摆手“朕乏了,今日哪儿也不想去”

苏珩却未发一言,任由元凌挂在自己身上,像只树袋熊一样,苏珩将元凌“拖”回了寝宫,侍候他躺好“皇上好生安歇,臣告退”

元凌拉住他“朕有说让你走了么”“今晚臣不该在这儿,皇上您也不该在这儿”元凌哦了一声“为何”

苏珩看他明知故问,便也明说“皇上大婚,本就该与贵人同寝”元凌眼神迷离带着一丝莫名的笑,伸...

© 爱挖坑的喵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