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宅 上

  世界这么大,不要总在家,是一个驴友交流群,平日里群主会安排一些脸颊的徒步旅行指南之类的,吸引了很多爱玩儿的小伙伴

喵尾在群里发了条信息:你们这个十一有什么安排没

梧宫也有恭:正在寻得闲之人

胜之不越:楼上的亲亲,在下得闲的很ლ(°◕‵ƹ′◕ლ)

兰草不是草:秀恩爱滚出好么,真是闪瞎我的钛合金眼

屠步不苏:没什么安排,怎么你又地方推荐

喵尾:还是苏苏好,楼上你们都跑偏了

梧宫也有恭:说吧,是要面基还是要旅行

兰草不是草:怀疑

胜之不越:我都行,只要有@梧宫也有恭 陪着我就行

屠步不苏:我也都行,反正十一也没事做

喵尾...

魅 预告

  最近苏珩总是没被“噩梦”所困扰,已经到了食不下咽,夜不能寐的地步了

  他总是梦到自己是只小狐,在花谷中与一群和自己长相一般的狐玩耍嬉戏打闹,好不开心

动物的生活本该无忧无虑,但偏偏天敌难防,那便是人类的猎户

猎户手中的弓最是锋利无情,射杀了看管它们的狐狸妈妈

几个小狐也遭了殃,苏珩与它们失散了,拼命的跑,也不知跑到了哪里

然后自己便变成了现在的自己,还有一个美女在他自己面前跳舞

苏珩所在龙椅上,默默地看着,女人只披着一件红色薄纱

看上去就像披着,陪他玩耍的那些红色狐的狐皮,女人微笑着,越走越近

苏珩似乎能闻到那魅人的香味,女人的眼睛画的细长

苏珩感觉...

恋爱不如吃火锅 第十一章

  周霆琛有些发愣,他现在大脑有些混乱,完全想不起那晚发生了什么,不过看自己的身体状况,自然是什么都没发生,不过是失去了一些记忆而已

安逸尘看他发呆,轻轻开口“要想也要吃饱了肚子,好好的一碗药,被你打翻了,偏偏这药要在饭前服用,等着吧,我去再给你弄一碗来”

 周霆琛回过神来“我不需要吃什么药,告诉我那晚发生了什么,我为什么会在这儿”安逸尘一笑“等你吃完药,填报了肚子,我在告诉你,不然你就留着疑问,出去送死好了”

周霆琛将他的话细细品味了一番“送死···你是说顾家的人会杀我”安逸尘点头“顾家大少爷死了,那晚也只有你出现...

并非痴儿,只是痴 第十三章

经过陵端的“努力”之下,后山的景象又恢复如初,本说好,修复后山之后,便让陵越带着少恭与屠苏下山“历练”

不过还没等收拾行李,掌教大人便发话了“铁柱观狼妖破了禁术,对铁柱观造成威胁,陵越,命你即可动身”

陵越怎敢怠慢,赶紧抱拳“是,陵越这就动身,不过···”陵越抬起头“陵越想带上少恭和屠苏,本就答应的事,我不想食言,况且,屠苏也到了历练的年纪”

掌教皱了皱眉头,陵越看他似乎想拒绝,便开口道“请掌教放心,陵越定能护他们周全”掌教只好应允“这件事,本座还是要和紫胤真人商议一下,再来给你答复,你先去收拾行囊”

陵越应了声,退出了大殿,少恭抓了一只螳螂,...

王与将 第二期

  郑吉伤口愈合的很快,大夫都有些称奇“这位公子真是贵人,这伤不过一日,竟然长出了新肉,已经完全愈合了”

郑吉合好衣服“多谢大夫,也是您妙手回春”元凌让下人给了银子,开口询问“那还用敷药吗”

大夫点头“今日敷完想来便不用了,但可不能酗酒,这丹药一天一粒,连服五天就行了”元凌接过药瓶,让人将大夫送走了

元凌到桌前给郑吉倒了杯清水“先将药吃了”郑吉抬头看了他一眼,脸有些微红,从他手里拿过药丸,接着水一饮而尽“谢谢”

元凌一笑“都是兄弟,说谢就客套了,我这还要赶路,如果顺路,不如和我走上一程如何”

郑吉想了想,自己的确无处可去,跟着元凌也不失为一个办法,但他又不喜欢打扰...

我的双生老婆 第二章

  少恭背着个单肩包,站在早高峰的地铁里,一只手抚上了他的腰间,少恭测了测身子,那只手却又跟了过来,少恭用力一跺,身后传来诶呦的声音“你这人怎么回事,怎么踩人啊”少恭一拳打在了那张愤怒的脸上“再摸老子,老子剁了你的手”

那人诶呦一声“无赖打人啦,有没有人管”一旁的人赶紧让开了些地方,本来拥挤的车厢,却顿时出现了一块空地,少恭对着那个叫喊的人就是一顿拳打脚踢“让你在耍流氓,打死你”

陵越赶紧走了过来,拉住了少恭“别打了,再打他就没命了”少恭哼了一声,被打的人连滚带爬的去了别的车厢,少恭想抓他,陵越却不放手“车厢人太多,别惹麻烦了”

少恭瞪着他“就是有你这种人,才会有这么...

恋爱不如吃火锅 第十章

 周霆琛刚走出夜总会,便被一个男人拦住了去路,男人身后跟着两个人,看上去像是保镖打手之类的小人物“周先生,我们老板有请您过去叙旧,请赏脸”

周霆琛整理了下衣袖,嘴角上翘,眼猎鹰般的眼眸,看的人发毛“你们老板,我周霆琛可不认识什么老板,让开”

男人也不恼“周先生去了便认识了”周霆琛哦了一声“可我不想认识,走开”后面两个男人将他要走,立刻拦住他的去路,周霆琛嘴角上翘,正愁没有人让他发泄呢,二话不说,便将那两人打得满地找牙

周霆琛却没过瘾,拍了拍身上不纯在的灰尘,男人没想到眼前这个漂亮男人,竟然有如此身手,他一直以为这人只是徒有虚名罢了,干净呵斥两人“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没礼貌”然后对着...

王与将 第一章

  三更鼓鸣,弯月照中天,云朵不时的在弯月身前飘过,挡住一些它的微亮,高墙红瓦的凌王府

一声声压抑的尖叫声,喘息声,床笫咯吱声,渐渐偃旗息鼓,桌上的烛台之上,滴满了红色的蜡泪,摇曳着好像下一秒就会完全灭去

  元凌轻轻拂去郑吉应为冷汗,而粘粘在面颊上的碎发“吉儿”元凌轻轻的唤了声,但人却已经陷入了昏睡当中

他没想到自己和郑吉的第一次,会在这种情况下发生,更没想到,他会伤到了这个喜欢害羞微笑的少年

  元凌解开绑住郑吉双手的绳子,手腕因为过激的挣扎,被磨得不成样子,他在听到郑吉为了让他登上太子之位,而杀了那个有些懦弱却和蔼的大哥...

恋爱不如吃火锅 第九章

安逸尘看着熟睡中的人,轻轻拭去他额间的汗水,周霆琛的脸颊微红,眉头不安的皱起,安逸尘将他的眉头抹平,嘴角露出一丝笑“等我完成使命,一定让你留在我的身边,不过现在我要走了,我可不想你的子弹,穿透的头”

安逸尘低头落了一个吻,在周霆琛被咬破的红唇之上,周霆琛动了动眼皮,最终还是么有睁开,好像睡得更沉了,太阳刚刚露出一个头,天还是墨蓝是的,看门的福伯很是敬业

听到声音,便从小屋里走了出来“先生这么早就走啦”安逸尘点头“嗯,帮他治好了病,我也要办我的事呢,和他说说,就近几日便不要饮酒吃些油腻的食物了,早晨让你家厨子做些粥给他喝”福伯诶诶的称是,安逸尘露出亲和的四颗牙齿,笑的意味深长

安逸尘知道最...

恋爱不如吃火锅 第八章

 眼前是一片黑暗,游魂们随着一丝光亮,或快或慢的往前木然的走着,一身红衣的少年,不甘的亦步亦趋“小海”身后有人叫他,刘海回过头,正看到与自己一般,一身红衣的丁隐“小海,对不起,我没有想伤害你”

刘海眯了眯眼睛,火红的嫁衣,变成了金龙华福,厉声喝道“放开你的脏手”丁隐一愣,前世的回忆,犹如决堤之江,一发不可收拾“大王?”苏珩冷哼一声“大王,为何你就是不肯接受我对你的感情呢,上一世如此,这次也如此”

苏珩眯起危险的眼睛“感情,你的感情就是将我置于死地吗”丁隐赶紧解释“怎会,我是无心的,我只是想让你···”“够了”苏珩打断他“莫让我在遇到你”说...

© 管挖不管埋 | Powered by LOFTER